龙应台《目送》:世间之事不过一场聚散离别

《目送》是作家龙应台继《孩子你慢慢来》《亲爱的安德烈》后,推出的思考“生死大问”的作品,是一本感悟性的人生之书。《目送》共七十四篇散文,写父亲的逝、母亲的老、儿子的离、朋友的牵挂、兄弟的携手共行,写失败和脆弱、失落和放手,写缠绵不舍和绝然的虚无。她写尽了幽微,如烛光冷照山壁。

在《目送》一书中,无处不在都流露作者的情怀。龙应台用文字记录着生活中的点滴,感悟着世事之态,寻求着各种美好,珍惜着当下时光,引起人们的共鸣。上有老下有小,聚聚散散,每一个普通人的经历,每一次普通人的悲欢离合,每一个人无一例外。即便如此,依然能看到生活的美好,依然被点滴小事所感动。

“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,不必追。”

我就想到我妈,我小时候干的最多的两件事,偷偷穿我妈的高跟鞋,在镜子前面学着模特走好几个来回。二是悄悄涂口红,然后嘴撅起来去亲镜子里的自己。听到脚步声的时候赶紧把鞋放回鞋柜,擦掉口红跟没事人似的。我以为自己的小把戏会骗过我妈,可是每次她都知道,只是没有戳穿我而已。

小时候妈妈会在院里陪我跳绳,给我织各种漂亮的毛衣,小时候体质弱特别的瘦,还很爱生病,是妈妈每次都给我做好吃的补身体,生病时彻夜陪伴着我,无论家里有什么困难从来都不会委屈我。妈妈还会在我背不下诗词时打我手心,还会在我不听话时罚站,现在细细想来,都是我儿时最温暖、最珍贵的回忆。

后来,就是少年最叛逆的那几年,总觉得父母爱唠叨,纵向远离父母,去他们管不到的地方,然后就真的去了遥远的城市上了大学,一年都难得回去两次,那种想象中的肆意与洒脱并没有维持很长时间,慢慢的开始思念,特别是季节更替,冬日看着漫天的大雪,整座城市笼罩在一片灰蒙蒙时,特别容易感受到思念的味道。仿佛一时间思念与惦记被放大了好多倍,浓的化不开来,忽然就潸然泪下。那句“故乡从此只有冬夏,再无春秋”便深深地印在了心头,实实在在戳痛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。

老人的老去好像是一瞬间的。

突然之间,妈妈就出现了白头发,需要靠着染发才能不被看出来。而我们,面对父母的老去,是多么的无能为力啊!

“一件事情的毕业,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”。

大学终于毕业,又要马不停蹄的开始上班,生活的压力接踵而来,更加没有时间与父母聚一聚。

每次探望后的告别,总要以“上班”来说服母亲,而母亲深知不能跟“上班”对抗,只能无可奈何低声自语。孩子的成长独立,离开时不回头,一头欢愉兴奋,一头是怅然失落。

纵然无数个朝朝暮暮,若干年的温情甜蜜,时间告诉你,孩子会成长,成长到要摆脱你,成长到否定你,拒绝你,与你渐行渐远,而这,与爱不爱无关。

风轻云淡,岁月浮浮沉沉,愿每一个怀抱,每一缕炊烟,每一个忙碌身影,每一个噙满爱意的回眸,被铭记在时光中,被想起时都会热泪盈眶!

所谓幸福,就是“早上挥手说“再见”的人,晚上又平平常常地回来了,书包丢在同一个角落,臭球鞋塞在同一张椅下”。

人生本来就是旅程。夫妻、父子、父女一场,情再深,义再厚,也是电光石火,青草叶上一点露水,只是,在我们心中,有万分不舍:那撑伞的人啊,自己是离乱时代的孤儿,委屈了自己,成全了别人。儿女的感恩、妻子的思念,他已惘然。我们只好相信:蜡烛烧完了,烛光,在我们心里,陪我们,继续旅程。